清风茧缕共此生。

只是你的爱与恨同党。

【非良】竹风

*短篇。

*行文前一个多嘴。
*帮朋友拉票。要是觉得文章还能入眼,麻烦各位看官移步B站,投玛修和罗马尼阿基曼一票。



夜里我离开紫兰轩的时候,一壶美酒没有喝下多少,倒是说得口干舌燥。于我一个酒鬼,饮不尽兴,话不尽道,可不能说不憋屈。
局势在朝复杂方向发展,隐藏于夜幕中的獠牙亦逐渐显露。风险更大,但也是好事。一个难解的局,往往意味着丰厚的回报。

紫女姑娘有所觉察,倚着窗格似笑非笑眄我一眼,语气仍是柔柔的。
“公子看起来,不像是要回寝安睡的模样。”
“嗳,这可是紫女姑娘在窥探我了啊。”

张家五代为相,府邸外观齐整大气,深夜中默然伫立,只点了几盏灯火。其中又不乏小道竹林,夜风中兀自瑟瑟,倒添了那么几分意境。

“韩兄,怎么夜中来访?”
“夜里难入眠,想着子房或许也是,就来试一试。”
“哦,原来如此吗?”

佳人看得明白,聪颖少年亦不会稀里糊涂,信了我这番说辞。但他看破不曾说破,只笑了笑,侧身邀我进屋。
少年的手白皙修长,轻按住砂壶圆盖,倾着壶身将茶水添至七八分,动作颇为养眼。

“良这里没有什么美酒佳酿给韩兄享用了,只有些茶水。”
“无妨,得子房对饮,管它是佳酿、清茶还是一盏竹风呢。”
“得韩兄一语如此,是良的荣幸。只是,韩兄到底是为何事心神不宁、难以入眠呢?”

我没有先挑明,却也早就知道,他会问。茶盏底与案几轻轻接触,发出极轻微的一声响。我垂手搁在案上,指尖有节奏地轻缓点着台面。

“最近新郑的雨声愈发大了,吵得人不好入睡。子房听见了么?”

那少年面色微微一凝,先是起身将屋门细细掩好,才回到案几那边端坐。似是抿唇思忖了一会,才谨慎出声。

“雨声不会如何,雨终归是要停的。听雨人若放平了心态,便可免了烦闷。”

一点就通,不愧是子房。只是这话说得好玩,我带笑看他一眼,顺着他的话语接下去。

“话虽如此,但我这屋子顶上啊,前几天被几只鸟不知怎地掀了瓦片,漏雨。是不是很麻烦?”

“漏雨? 韩兄叫人补上就是,不过几个畜生起的麻烦罢了…韩兄也要做好防护才是,免得又有野鸟进了宅中作乱。”

“正修着呢。其实漏雨倒不是真正麻烦的事,器物和衣裳沾湿了,只要再干就是。我担心的是,有盗贼从屋顶那几块缺了的洞向内窥探。”

他这才眉头微微皱起,茶盏仍捧在手中,指腹无意识地摩挲着杯壁。

“贼人窥伺倒确是可惧,若仅仅求财还好,若是…可就不好了。韩兄可千万要,小心行事。”

“放心,我会的。不是还有子房在一旁,为我出谋划策么?求财就给他金子也行,别抢了我的酒,什么都好说。”

“我倒是盼着这贼人,能把韩兄的酒窖洗劫一空呢!”

说到底是少年,语气中还能露点轻快,眉心也就平展了。好小子,平日里规规矩矩谨慎有礼,相识久之,这私下来,敢与我逗乐了。

“子房是不是早期盼我没酒喝?居心叵测啊,快罚一杯。”

玩笑话。他也不是不知道,可当真举了茶盏朝我致意,我也捧起杯盏,少年唇角噙笑将杯内茶水饮尽。

茶是温热的,透着隐隐的、清澈的枝绿色。让人不自抑地想起小石路旁的春竹,总觉得,这茶应当浮一片新叶为妙。

评论(3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