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风茧缕共此生。

只是你的爱与恨同党。

【瓶邪】黑白配——雨村日常2

*2xxxx号吴邪,请熟人不要掉我马。
*雨村日常系列2。

年少的时候总渴望轰轰烈烈,最好是沿途刀光剑影,最后像个二傻子英雄迈上神坛,步步都是碎落的血痂。

俗称中二。这个词非常形象。

当然,过了中学二年级,这种想法是会逐渐改变的。比如我现在就很安逸,窝在雨村的躺椅里,心态好得像个老态龙钟的咸鱼精。

突然想起这个,是因为村里一位老人的逝世。我也曾经想过,我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,有没有命活到寿终正寝。应该算是壮年时期,按理我还不该有这些烦恼,可每每看到洗冷水澡毫无压力的闷油瓶,和亦真亦假嚎着“腰闪到了天真快给我按摩”的胖子,就忍不住地思索起来。

我个人比较希望,走的时候能一身轻。各种意义上的。起码最后的幻觉里别出现比剪刀手的禁婆,别出现西施捧心状的海猴子。

最好闷油瓶别在我身边,如果我知道就快嗝屁了,一定提前几天就跟他告别。

因为如果他在我的床塌边,顶着张依旧年轻的面庞,我怕我会费了老力抬手糊他一脸。

想着想着,就像在跟以前的自己插科打诨。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,时不时吐槽的、贱兮兮的那部分又回到了我的身体里,有时候突然蹦出来逗哏。

实在被胖子猥琐的笑容扰得一阵鸡皮疙瘩,我问他凑过来干什么。他嘿嘿一笑,说天真我们来比一个东西,谁输了谁去洗碗。

……搞什么玩意,光天化日的,要比不可描述的东西吗。

“胖爷我深受群众爱戴,被赠送了多款适合年龄的土产护肤品,终于派上用场了。来来来比谁白,我手心你掌背,谁黑谁去洗碗。”

神经病吧,我不要面子的啊。你要说都比掌背还有得玩。

不可否认,我在刚被拉下贼船的那几年还是挺白的。后来奔赴棋盘的各个角落,剃发晒黑披上喇嘛长袍,肤色跟以前都不像一个色系的。他明显是猜拳输怕了,想换个招数,我不屑地嘁一声。

闷油瓶从房里出来的时候,我实在是懒得和胖子瞎拌嘴,不情不愿地翻了掌背,再看着胖子露出肥乎乎的掌心,也没差太多,不能凑出最萌肤色差。

他端了个水杯出来,杯子是陶瓷的,壁上有一只快褪色了的小黄鸡。是我的杯子,里面盛着温水。把杯子递给我之后,闷油瓶结束了安静的观战,有了要做出什么奇怪动作的趋势。

我脑内顿时警铃大作。

如果他以为我们在玩三人猜拳那还好,不会构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。如果他以为我们在准备掰手腕,或者是玩“看谁先把对方手腕掰折”的游戏,那事情就大条了。鉴于他在小游戏上奇怪的求胜欲,我觉得现在劝胖子迷途知返比较好。

他的手在空中顿了顿,然后像我一样,掌背朝上。



*灵感来自钓王篇,吴邪想和小哥对个拳头,小哥对着吴邪出了个布。
*有一个游戏,叫“黑白配”或者“mamadomisi”。大概就是玩家各自选择出手背或者手心,三个人玩的话,与其他两人不同的人出局。
*小哥和吴邪都是掌背,胖子掌心。

*还是胖子洗碗,哈哈哈哈哈(。)

评论(10)

热度(40)